海外医疗向我们揭示肝炎和肝癌是如何产生的

日期:2018-07-17 / 人气: / 来源:未知

  肝癌一直以来都是全世界最为常见的癌症之一,也是最难治愈的疾病之一,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是一种严重的肝脏疾病,先于肝细胞癌(HCC)出现,而且当前是无法医治的。近日携康海悦在一项新的研究中,研究人员证实一种促炎分子IL-17A是这种疾病产生的一种关键性因子,并且指出阻断IL-17A或利用地高辛(digoxin, 一种抗心律失常试剂)等药物抑制分泌IL-17A的细胞可能能够用于阻止容易患上HCC的病人所患的NASH。HCC是最为侵袭性的肝脏肿瘤,而且也是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病因。几种风险因素与这种癌症和它的早期阶段相关联,这种致癌过程背后的分子机制一直是未知的。

  非酒精性脂肪肝病以过度的脂质堆积为特征,在肥胖人、病毒感染的病人或糖尿病患者之间广泛流行,而且它是HCC产生的一种重要的风险因素。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肥胖人都发展为最为严重的NAFLD,即NASH,其中NASH具有一种炎性因素。Nabil Djouder解释道,“脂肪堆积本身并不能够解释NASH的出现。相反,炎症决定着这种疾病的发展和结果,这是因为仅有10%~20%肥胖的脂肪肝病患者将最终患上NASH。”Djouder和他的同事们观察到当前不能够医治的NASH是几次“打击”的结果,“第一步就是过量的营养物导致促进炎症的DNA损伤”。通过研究不同的模式小鼠,研究人员证实过量的营养物如何促进肝脏中癌基因URI表达。URI---也在病毒性肝炎中上调表达---导致肝细胞发生DNA损伤,接着这触发一种系统性炎症,以及白色脂肪组织和肝脏之间的交谈,从而最终导致NASH产生。
 



 

  当DNA损伤在肝细胞中出现时,免疫细胞侵入肝脏中,特别是释放促炎分子IL-17A的Th17细胞。作为一种细胞因子,IL-17A诱导嗜中性粒细胞侵入白色脂肪组织,这会导致胰岛素耐受性产生和脂肪酸释放,从而导致NASH产生。Djouder说,“2型糖尿病似乎先于NASH和HCC出现。”研究人员也将IL-17A注射进健康小鼠体内,然后观察到NASH首先出现的迹象如何在4周后出现,从而证实它在这种疾病的发展中发挥着一种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再者,Djouder和他的团队利用多种方法---抗体、地高辛及其其他分子---阻断IL-17A,从而阻止NASH和HCC产生。此外,URI表达和IL-17A水平与肥胖的、HBV感染和HCV感染的病人容易患上NASH和HCC之间存在正相关性。这一发现应当为阻止高风险患者(特别是糖尿病或肝炎病毒感染患者)患上NASH和HCC制定出新的预防策略铺平道路。携康海悦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道,“治疗HCC是我们社会面临着的一种社会经济挑战,而且利用地高辛阻断IL-17A可能为有较高风险患上NASH和HCC的HBC或HCV感染者提供一种有效的且廉价的预防手段。”

作者:


现在致电 400-811-515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Go To Top 回顶部